2020年6月11日 星期四

當年陪伴著無數個讀書夜晚~飛碟電台光禹 的夜光家族!


讀書是一個很孤獨的時間,這個讀書不是那種不用思考,單純的讀書,而是學生時代那種為了考試而讀書的讀書,相信很多人都有這種經驗,尤其是台灣的制度,基本上看書看到很晚或是作業做的快要崩潰,更是時常發生,對於不愛讀書的人真的是一個折磨。

看著已經睡覺的家人也好,或是想象著別人都在睡覺時,而自己還坐在不舒服的椅子,前面就是書桌,書桌上的一盞檯燈與昏暗的小夜燈,就是在無數個夜晚的夥伴,有種淡淡的哀傷心情會突然的湧上心頭,為什麼要過這樣的日子?


在我年輕幼小的時代,廣播還是很流行的,錄音帶瀕臨淘汰,CD逐漸替代著錄音帶,每個錄音機都帶著這些所有的功能,可以說是當時最流行的電子產品了吧,在夜晚上配著音樂讀書,幾乎是能讓我堅持下去的原因,不然這麼無趣的夜晚真的不知道如何度過。

打開了廣播,轉動著旋鈕,一個又一個的頻道過去了,除了音樂類型的頻道外,沒有感興趣的頻道,畢竟都這麼晚了,哪裡會想聽人說話被轉移注意力呢,就這樣一直放著音樂過去了,直到某一天聽到家人提起光禹的出的書,當我看完了他的一本書後,才真的開始聽他的廣播節目,而且他的廣播時間是那麼適合我的時間,記得當年的夜光家族是23:00~1:00,從一天的最後一個小時到新的一天的第一個小時。

他的聲音有一種魔力,會讓你不知道不覺得想要聽下去,很柔和不刺耳,有時候還是我的催眠曲,節目的內容很多樣化,有明星來宣傳專輯,或是討論一些情感,還有廣播的歌唱比賽,十分的多樣化與有趣,有歡笑有痛苦有眼淚的,能觸動人心。

誠實的說,有時候為了聽廣播,某些夜晚害我拖延了讀書進度,結果越搞越晚,隔天都很艱難的起床,何況遲到本來就是我的強項了,但就是有種夜晚同伴的感覺,大家都在這個時間點做著自己還沒完成的事情,或是思考著人生,度過難熬的日子。


陪伴了我很多年,直到後來我離開台灣,才中斷了聽他的廣播,不過一直都沒有忘記這個陪伴著我無數個夜晚的廣播人,那個很有愛的夜光家族,大家會與他分享生命中的開心快樂與悲傷難過,而他也會分享自己的故事與安慰鼓勵著人們。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