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7月7日 星期日

致:逝去的朋友,橘子爸


還記得當初在杭州念大學的後面,因台灣學姐介紹而知道了台客網這個地方,在之前的時候我只接觸過台生會,都是一個平台讓台灣人到了中國可以互相認識交流協助,在過去的那段時間雖然也有一些台灣人過去,不過並沒有一定規模的聚在一個區域,除了工業區之外。

在杭州待了那麼多年,除了學校的台灣人外,就沒有認識過其他也在杭州的台灣人,藉由某一次的舉辦的活動,大家相聚在一起,也都是緣分。

其中就有包括了橘子爸與他的老婆丹丹姐,其實我已經忘記了到底是怎麼熟悉起來的,在哪一個時間點或是什麼狀況之下,變得熟識,也是很奇妙,畢竟我們有的印象都是大家聚在一起吃飯喝酒聊天,哈哈。也度過了很多愉快的時間!使得在杭州的日子沒有那麼的無聊。

最瘋狂的是我要回來台灣前的半年,很多的聚餐很多的酒攤還有烤肉攤,每個月都有那麼1-2次,完完全全的是在鍛煉酒量啊,哈哈。即使後面我離開了杭州,回到台灣,都還有繼續保持聯繫,每次接到我的電話,第一句話就是問我在哪裡是在杭州,不是的話就作勢要掛電話,後面就是虧我什麼時候去蕭山(這個算是秘密問題),完了以後才是閒聊。

也問我什麼時候在回杭州,或是到杭州玩,去的話不要客氣就直接去住你們家就好,所以後來幾次回杭州都去你們家打擾,又是一系列的吃吃喝喝,還拉著你去蕭山腳底按摩。

前兩年你回台灣之時,才得知你剛體檢出來肝癌,已經在做治療,還問你怎麼不回來治療,不過你有你的想法,只能偶爾打個電話跟你聊聊天,問問狀況,不過你都不希望別人太擔心,表現的很是堅強與樂觀,直到今年4月聽到你們回台灣的消息,才知道回來治療了,而且狀況不是特別好,那時候還想說就不打擾你讓你好好休息跟治療,還有時間機會見面,等情況比較穩定之後。

5月23日還跟丹丹姐吃飯,那個時候就有大概感覺你的狀況也許不是很好,但我們都不往哪個方面去想,都認為只是一個治療階段影響。

6月27日那天本來其他幾個杭州回來的朋友要約丹丹姐碰面吃飯,當天早上丹丹姐就發信息給我說,你的狀況不好人很舒服要送去醫院,那天的聚會就先取消,我們想著讓你們休息先不打擾跟問,過著幾天看如何在發個信息,沒想到7月2日一早接到一通電話來自小豬,告訴我說你在6月28日的凌晨離開了..........

非常的驚訝與突然,不過也許這樣也好,讓你不用在辛苦了!

7月7日我們幾個在杭州認識的朋友,能到的都來了送你一程!一路好走~橘子爸

感謝你過去的照顧與關心,還有曾經愉快的時光都會留在我們的記憶中!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